当前位置:首页 > 最新文章 > 《懂懂日记》 > 懂懂2021 > 正文

退休生活十四天

DD助理 分类:懂懂2021 536 0


退休生活的第十四天。

写点随笔。

在东环路加油站,我看到一个男人特像我初中同学,但是我没敢认,也不想认,怕又寒暄老半天,主要是我已经不记得他叫什么名字了。

回到书店。

鸡场老板联系我,他跟我也是初中同学,说梅子她娘没了。

这是大事。

为嘛?

梅子是无知少女,这是个什么意思?

只有从政的才懂。

她现在已经是正处了,在邻市,我哥跟她关系很好,是我哥自认为的,逢年过节我哥杀了临朐的黑羊山给送到她父母家,无论她来不来过年,我哥都这么干。


便尔艺早她同来尼?


我哥则会喊着我一起,还会在她家蹭饭吃。

当然,是我们自己从饭店叫上菜,送过去。

我哥跟她的好,是生意上的好。

我跟她才是真好。

我能动不动把她惹哭......

我接着给我哥打电话,我哥说已经知道了,正在从连云港往回赶,让我等他一起,我接着联想我在加油站遇到的初中同学,说明也是来吊唁的。

除了鸡老板外,我们还有个同学是放贷的,原先放贷跟鸡老板好的一个头,放贷起家的本金就是鸡老板提供的,前前后后赚了六百万左右,除本金外,放贷只给了鸡老板一百五十万的分红,因为这个事,俩人翻了脸,我还在中间给调和过,偶尔也见面,也喝酒,但是彼此内心都拉黑对方了。

鸡老板也要跟我一起,就来我书店,等我哥。

那我也要问问放贷去不去,毕竟跟我们关系也很好,他还有资金在我哥那边,我给放贷打电话,他说去,但是一听鸡老板搭我车,他说不去了,我再三确认,他说不去了,说在临沂开会,赶不回来。

我哥的大哥,也要去。

就是那个副科。

为什么?

他儿子考到了梅子所在的区。

那,我们就没法一个车了,坐不开,我哥司机拉着我哥与他大哥,我拉着鸡老板,关键是我还要拉着娃。

花圈之类的,我哥都安排过了,打了两次电

话,让我把25块钱转给他,说什么东西都可以替我买单,这个不行。

我说,你帮我弄个大的。

他说,大家都买一样的,最便宜的,就你特殊?

我先去父母家把娃送下。

鸡老板跟我爹又叨叨了半天,说我爹算命准,他下了学收鸡收兔子,一步步干到现在,跟我爹吹了一句:跟懂懂没法比,但是也差不了多少。

我爹问我,你穿着红裤衩子,去参加婚宴啊?

我说,没事的。

现场,人很多,毕竟在他们村,这就是大事,帮忙的多,看热闹的多,两边来的人也多,又恰好是节假日,村口都堵车了。

我隔老远就看到我哥磕头了。

磕的很标准。

我过去,刚要磕头,梅子他们就扶我,意思是不用了,那咋行,我也咣当咣当磕了四个......

眼睛都哭肿了。

非让我进屋喝水。

我说,不了,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她说,你别跟人吵架了。

我说,你还有心思管我的事。

她家不光出了她,她二叔,她哥都不错,所以他们就坚持了一个原则,不收任何钱,但是也有人记账,记的是拿的什么菜,扎的什么彩,拿了几刀纸。

路上,我哥给我打过电话,意思是他不跟我们统一了,单独表示。

关键是,我不懂行情。

我问鸡老板,你给多少?

他说,我给一千。

我说,那我给六百吧,我不能盖过你们这些大老板的风头。

他说,咱都一千吧。

我说,好吧。

死活不要......

我哥说,你给我吧,你先回去吧。

我说,行。

我去跟她告别,她一家又咣当咣当给我磕头,这叫送客,我急忙又搀扶了一片,她送出了老远,因为我车停村口了。

她说,你真的别跟人吵架了。

我说,你真的别操心我了,我是大人。

她说,我跟老魏(她老公)说,看懂懂这样,怪心疼的。

我说,别操心我了,真的。

她说,谢谢你能来。

我说,你这说的......

上车后,鸡老板突然跟我说,他想留下帮帮忙,顺便见见老同学,到时跟我哥的车走,我说可以,那正好,我回父母家吃饭。

各自都有自己的小九九。

我哥不走有两个原因:

第一、的确想帮帮忙。

第二、想把他大哥介绍给无知少女。

我回到家,我才突然想起来,我办了一件很愚蠢的事,就是我忘记给放贷随份子钱了,我若是忘记了给随,那友情也基本拜拜了。

找急给找哥于电话:帮XX国随上一十块7方

钱。

我又急忙给放贷打了电话。

放贷很开心,说要请我喝酒,接着微信转给了我一千块钱,我收下,然后他又转了一个666给我,为什么不能一起转?也是有讲究的,就是分子钱就是分子钱。

我都收下了。

放贷给我打电话,又把那些陈年往事翻出来了,反正就是彼此抱怨。

回到家。

我爹炖了一盆红烧肉。

我问,咋舍得的?

他说,现在猪肉七块钱一斤。

我看院子中间的桃树死了,我问咋死了?

他说,让我给剥了树皮,院子里有树是个困,风水不好。

我说,哪这么多讲究。

他说,联想到你最近遭遇的这些事,我越想越觉得与这些有关,又给浇了两壶开水,死死的了,墙西边有点积水,说是也影响风水,让我推了20多车土填平了。

我说,咋这么迷信了。

他说,主要是你最近的事,让我们跟着担惊受怕。

我说,没事的,她目标明确,只为赚钱,不会犯傻,刚认识她的时候,我知道她的身世、经历,就是她经历的任一挫折放在我们身上都是大山一般,难以喘息,但是她笑的依然灿烂,就是内心绝对强大,我有时在想,为什么男人非要打她?因为骂她,侮辱她,她内心毫无波澜,这对于男人而言有挫败感,所以必须打才可以激怒她,她真的是一个强大的人,但是她不至于去犯傻来杀我们全家,何况?没有意义。

他说,我说两点,第一、不要跟任何人吵架。第二、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。

我说,我知道了。

我吃过午饭,准备回去,我哥给我打电话,说他要回县城,捎着鸡老板先走,把他大哥留在梅子那边帮忙了,让我走的时候过去捎着。

我说,行。

人家总要有个联络感情的机会。

我不能接着去给接走了。

正好,我陪孩子在村里玩玩滑板......

溜达到了二子羊汤店门口,我又看到了她那漂亮的媳妇,咋就这么安心的跟着过日子呢?二子依然穿那件斐乐,就是城里小媳妇给买的那个,一说这个小媳妇我就想起了二子说的那句,那小娘们太好了,就跟小狗似的,到处舔。

二子拿了羊尾巴给我儿,说一般人不给吃,好东西。

我说,听我爹说,你现在也杀猪。

他说,我不想杀,是他们非让我杀。

我问,现在生猪多少钱?

他说,4块5。


我说,那不是亏老了?

他说,养猪的,裤头也亏没了,一头猪至少亏两千,你算算吧。

我说,所以当时你要养,我没让你养。

他说,是,兔子回来了,你知道不?现在发老财了,也开了一个你那样的MINI,说是23万买的,现在搞股票投资,县城里的XX地产的老板,投了一千多万给他,让他给炒股。

我问,谁说的?

他说,来我这里吃饭了。

我说,那他身价不要几千万了?

他说,一两千万肯定有,反正很厉害,我都想跟他炒股了。

我说,那他爹还干建筑小工?

他说,农村人,闲不住。

我说,你还是老老实实卖羊汤吧。

他说,咱不投多了,十万八万的。

我去接我哥的大哥,我想了想,我不能再去现场,还要再磕一次头,我让我哥给打电话,我在村口等着。

这是我第一次单独跟我哥的大哥相处。

挺有意思,跟我聊了一路,从怎么考上的中专到怎么提拔到了大局副科,最有意思的是,他中间还偷着干过三年安利!

我问,咋不让孩子考咱这边?

他说,没有对口的岗位,竞争也太激烈。

我问,有没有平调的可能?

他说,除非省长发话,否则没有可能。

我说,也还好,至少是市,咱是县。

他说,准备过去给买房子了。

他又套了我一些话,试探我跟梅子熟不熟,我说我不如我哥熟,我哥在那边做过工程,我跟她基本没啥来往,上学的时候还吵过架。

他很感激我哥,给了这么一次机会,大体意思我是懂了,就是孩子准入门槛是相同的,但是提拔门槛是不同的,提拔门槛就取决于有没有人说你行。

反正,说我不行!

(未校正,可能有错别字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**文章已结束,以下非正文,可以不看***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*****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泡泡哥微信公众号:paopaoge
泡泡哥私人微信:9412679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*****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发表评论: 取消回复

相关文章

DD助理

DD助理

暂无个人说明
3802文章 0评论
网站分类
  • 最新文章
  • 今日更新
    最新留言
    会员中心